生活在中原,爱上驿城社区! 广告服务

驻马店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39|回复: 4

[新闻解读] 莆系医疗资本四大家族的调查 [复制链接]

10

主题

20

帖子

7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0
发表于 2014-6-4 19: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4978514.jpg
在民营医疗圈里,一度将“詹、陈、林、黄”称为莆田医疗系四大家族,但是究竟有多大,外界几乎无人得元  早上7点不到,詹国团已经站在投资近6亿元的浙江新安国际医院一期的建设工地上,静静地看着还沐浴在晨曦中的工地。那段时间,只要这位刚过不惑之年的莆田籍民营医疗老板来到嘉兴,工人们时常会看见这样的场景。  1998年,莆田“性病游医”遭到舆论集中鞭挞,被称为“中国民营医疗第一人”的詹国团站到了风口浪尖。做为莆田游医的代表人物,他也受到卫生部纠风办措辞严厉的点名通报。最终他选择离开国内,前往新加坡。  5年后詹国团回到国内,已经成为一位商业大佬,四处寻找项目。他选择了当时还显得有些荒凉的嘉兴市秀洲新区,准备投巨资新建一家三级综合医院。  “这个项目不做成功,老板不会出来接受采访。”浙江新安国际医院主管经营的副院长王兵华对记者表示,“老板应该是想做成功这个大项目来证明些什么吧?”  与詹国团一样,一部分已经完成资本积累的莆田游医们,一边发展一边寻求蜕变。然而,各种原因导致这种蜕变难以一蹴而就。  莆田系民营医疗起底  一个镇掌握了全国八成的民营医院。  2005年,莆田当地的报纸曾这样报道说:莆田市秀屿区东庄镇有2.1万外出人口,在全国100多个大中城市从事医疗行业,全国上规模的民营医院约80%为东庄人所有,规模300多亿元。  根据秀屿区政协2005年4月所做的专题调研数据:不完全统计,秀屿区在外医疗行业企业共有1万家(东庄镇占93%),资产总数360亿元,年营业额3050亿元,员工总数63万;在外经营医药和医疗器械生产企业500家(东庄镇占80%),资产总数25亿元,年营业额50亿元,员工总数5万。  当时秀屿区委领导提供的数字是:全国2000家上规模的民营医院,莆田人投资或参与投资的占了85%。  “现在肯定已经没有这么大比例了,”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副秘书长解栩楠对《了望东方周刊》说,“但是究竟占多大比例目前没有统计。”  对于莆田系民营医疗机构的资产规模,人们都只是按照一些数据做大致的估计。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最新公布的整个行业的数据显示:我国民营医院总数已经达到全国医院总数的10%以上,上规模的民营医院已达2200多家,其他各类中小医院、诊所不计其数。一项关于民营医院的抽样调查结果表明,资产达3000万以上的约占7%,剩下的多为100万元规模以下。超过500张床位的只占1.6%,剩下的多为100张床位以下。日门诊量少于100人次的民营医院超过一半。  据本刊记者多方了解,莆田民间投资者都是沾亲带故,医疗机构之间经常互相参股。投资实力稍逊的莆田籍医疗投资者又往往倾向于用大致相同的操做手法,在全国各地注册成立各种各样的医院,医院的法定代表人都是自己家族的兄弟姐妹、亲戚,以及一些创业伙伴。  即使组建了医疗集团,在集团简介里也只是象征性地列举几家稍微规范的医院,而在这背后往往还有一大批没有走上前台的幕后医疗机构。  因此,外人很难在短时间内弄清楚一个莆田医疗投资人究竟投资了多少家医院。事实上,除了投资医疗机构,已经具备一定实力的莆田投资者还偶有涉足管理咨询、互联网、房地产等领域。  在民营医疗圈里,曾经一度将“詹、陈、林、黄”称为莆田系医疗四大家族,但是究竟有多大,除了他们自己以外外界几乎无人得元。无论别人如何评说,这四大家族基本上一致低调。  记者与詹氏家族人士接触的时候,总能体会到他们表现出的一种优越感——他们是民营医疗的探索者、引领者。黄氏家族在平时则相对高调,但是近日五洲集团总经理黄金雄却对记者有关“医疗”的问题一概避而不谈:“请喝茶、请喝茶,今天喝茶不谈公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20

帖子

7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0
 楼主| 发表于 2014-6-4 19: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刊记者汇总业内人士的爆料、核对了四大家族各代表人物的公开信息,以及查询了具有一定规模的莆田系民营医院的注册信息之后,也只能了解一个大致情况。相比而言,目前对于詹氏、黄氏、林氏的信息稍多。
  詹氏家族主要以詹国团、詹国营、詹国连三兄弟以及詹玉鹏为代表,在国内、新加坡注册了多家医院管理公司或者医疗投资公司,在国内投资或托管着30多家医院,存在40多个法人实体。
  黄氏家族则以黄德锋的五洲投资集团实力最大,“五洲系”在京津唐地区拥有约30多家女子医院、妇科医院等。目前,黄德锋在兴办女子医院的同时,也将触角延伸至男科医院、医疗美容行业,并尝试着开展健康管理。
  林氏家族则盘根错节。林志忠的深圳博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号称是世界百强医疗集团之一,林志诚的天枝集团则在广州拥有十余家医院,林玉明的博生集团旗下“现代女子医院”覆盖了国内近20个大中城市,林金宗的北京英才医院投资管理集团旗下“曙光系”也在国内20多个城市拥有“曙光医院”。
  最为神秘的家族是陈金秀为代表的陈氏家族,据悉陈氏的上海西红柿投资有限公司是以医疗产业投资为主的多元化投资公司,旗下投资有十余家医院。
  四大家族之外,近年来逐渐发展壮大的邦泰、福来康、华夏等新兴民营医疗派别,都在莆田系民营医疗界占据一席之地。
  “事实上,他们之间的竞争也非常强烈。”长期关注民营医疗界的北京大学副教授潘习龙对本刊记者表示,“尽管都是莆田人,有的甚至是同村人,但是现在已经很难将他们聚到一起来谈合做。”
  武汉八方医院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孙振刚则向本刊记者解释了另一番原因:“因为他们操做手法几乎大同小异,同质化非常明显。比如,在武汉有一条街道,全是福建人开的女子医院,俨然‘女子医院一条街’。”
  因祸得福变大佬
  这些如今的民营医疗大佬们,前几年曾经经历过多次巨大的风险。对他们来说,最为危险的是1998年、2006年两次舆论和监管风暴。然而,他们“扛过来了”。
  “1998年那阵风波之后,老板被迫离开了国内,事实上恰好成就了他的现在。不可否认,老板的受教育程度不高,但是他的见识决定了他现在追求的高度。”王兵华向《了望东方周刊》芥蛙,詹国团在国外的这几年接触了国外很多有经验的医疗投资者,对国外医疗市场的发展也做了深入了解。
  “在国外几年对医院的了解之后,我已经知道在中国未来的医院该怎么办。”2009年4月,在浙江新安国际医院开业的时候詹国团当众如是说。
  不过,詹国团被迫出走后,那些后来入行的莆田老乡们将游医之术演绎得更加淋漓尽致。随着上海长江医院、上海协和医院、北京新兴医院等民营医院的荒唐行为被媒体先后曝光,2006年前后莆田游医江湖也又一次遭到舆论的鞭挞。被人们习惯做为“游医代表”的詹国团又一次遭到舆论的搜索。
  “一些小项目并不是老板在管。”王兵华对《了望东方周刊》表示,“老板1998年被迫出走之时还很年轻,必然需要寻找新的发展机会,于是就去了新加坡。”
  詹国团出走新加坡等地之后,詹家兄弟詹国营、詹国连在国内又以上海为根据地进一步涉足国内医疗市场,甚至向上游医疗器械、医药物流等行业延伸。詹国团在新加坡也注册成立医疗管理公司,自此以后,詹国团旗下公司也频繁地以外资身份在中国国内出现。
  经过几年的历练,詹国团在新加坡投资房地产、股票等生意上已经小有所成。“赚了一些钱之后,老板开始回国亲自考察项目了。”
  这些莆田游医大佬们,年轻时由于家境并不富裕,受教育程度不高,但是能吃苦耐劳并且头脑灵活。即使那些没有“出国见世面”的游医大佬们,也都在国内研修各个大学的MBA、EMBA,有些公司甚至与知名大学合做举办培训班培训员工,展现了积极进取的一面。
  华丽转身谋蜕变
  “莆田系民营医疗在中国民营医疗发展史上注定会留下一笔。”北京民众医疗集团董事长詹阳斌对《了望东方周刊》表示,他欲言又止:“现在政府正在牵头成立协会之类的组织。”
  年25岁的他像很多莆田老乡一样靠向公立医院出租医疗器械涉足医疗行业,如今旗下已有20多家医院及医疗器械公司。詹阳斌是詹国团的堂弟,也正因为如此他的集团经常被外界认为隶属于詹国团旗下。对此,詹阳斌既不肯定也没否定。
  近日,记者与他有过一番交谈。“现在做这个行业,有什么困难吗?”记者问。“没什么困难不困难的,扛过来了就过来了。”他答道。
  “看到外界的评述,你在乎吗?”记者问。
  “曾经在乎过,谁不在乎?在强大舆论面前,我们是弱者。”
  “被称为游医,你感觉冤不冤?”记者问道。“没什么冤不冤的,每个人的感悟不一样。很难去说。没法说。”詹阳斌表示,“就像严介和先生说的‘做企业都是辛苦的’,我很辛苦,但是我不能说。”
  民营医疗行业内,人们通常认为算得上优秀的只占1/3,快要关门的占1/3,还有1/3做得不死不活。
  潘习龙对记者表示:“现在很多民营医疗机构也在寻求转型,试图改变负面形象,塑造品牌。”
  但是,转型过程面临着职业经理人缺乏的问题。詹阳斌表示:“中国改革开放30年,各行各业真正有管理也最多不过10年时间。职业经理人欠缺在各行各业都一样。”
  除了这些主动意识到需要转型做品牌的医疗机构之外,也仍然存在着大部分莆田系民营医疗机构依然追求“短频快”。“很多人还在复制前几年的模式。”王兵华和詹阳斌等业内人士都认为。
  “我发现一些人像吸毒似的,迷上了投资举办游医性质的民营医疗机构,很难走出来。”武汉八方医院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孙振刚对记者表示。
  这使得整个莆田系民间医疗的转型之路显得较为艰难,受累于其在业内业外的恶劣口碑。
  恶劣口碑留下后遗症
  月底来京参加全国民营医院年会的广西玉林协同医院院长钟杰心事重重,每当会议间隙,他都会找专家咨询经营之道。
  在康铭大厦一楼大厅里,一位专家看了看钟杰名片背面的科室芥蛙之后,开玩笑地问:“这家医院是你投资办的吗?”话至此,钟杰已然面带尴尬,接着回答道:“是我自己投资举办的。我们那边有三家医院,另外两家都是莆田人投资的。”
  “嗯,我是觉得你的科室设置很有代表性。”听了专家的解释后,钟杰这才明白过来。他连忙解释:“不光是你,我们那边的一些老百姓现在都以为我的医院是莆田人投资办的。我好像被他们引上道了。”
  后来钟杰向本刊记者芥蛙,以前他的医院擅长的是肝病科,由于国家相关政策的出台,经营效益逐渐下滑导致被迫转型。钟杰发现,莆田人开的那两家医院开展的诊疗项目以男科、妇科、不孕不育、皮肤科、生殖整形等为主,日子貌似很红火。随后,钟杰也慢慢地在自己的医院建立起这些科室。
  这些年一直存在一些民营医院,由于急功近利追求经济效益而置患者的痛楚于不顾,不但在老百姓当中的口碑越来越差,在业内也不受待见。
  在坊间流传着一段轶事:2008年初一个民营医院论坛上,本来坐在主席台上的某医疗投资者,硬是被台下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民营医院的老板们嘘下了台。
  纷繁复杂的股权结构,给医院塑造品牌留下风险,任何一家医疗机构违规都可能殃及同乡。本刊记者近期在一些地方采访过程中发现,即使是这些莆田医疗大佬们现在倾心打造的样板医院,由于各种原因还或多或少留着过去的影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20

帖子

7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0
 楼主| 发表于 2014-6-4 19: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国家的医疗卫生监管政策在某些方面存在滞后性,那些没有责任感的投资者总能找到方法规避政策的监管。”浙江省嘉兴市卫生局局长严吉丹对《了望东方周刊》表示,“我总是提醒我的同事,那些人对国内卫生政策研究的深度也许不比我们差。”
  年代末,当卫生、工商等主管部门准备对地下诊所进行严厉打击的时候,一些莆田游医已经开始堂而皇之地承包公立医院效益不好的科室,但诊疗科暮≡没有离开性病、不孕不育等科目。
  当2004年,卫生部通知要求坚决打击“非法行医和医疗机构违规出租科室等问题”时,他们已经可以直接投资民营医疗机构。
  在国有企业医院改革出现高峰的那几年,托管医院又成为他们新的机遇。他们往往宣称自己的公司是拥有先进管理经验的大医疗集团,等到获得托管权之后就会引进性病、不孕不育、整容等他们擅长的诊疗科目。当前,当相关主管部门对虚假医疗广告进行整治的时候,各种各样的推广又开始出现,尤其网络推广貌似异常火爆。
  走俏的莆田系
  “民资回归工程”是莆田市政府推行超过6年的一个重大工程,吸引莆田系民间医疗资本回乡投资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月11日上午,当浙江嘉兴的网友们通过发帖对“2010年第一场雪”进行文字直播的时候,福建莆田市副市长阮军从日均气温10摄氏度的莆田来到嘉兴。
  顶着悠然落下的雪花,他急匆匆地走进开业刚8个月的浙江新安国际医院。这家位于嘉兴市秀洲区的三级综合医院,是莆田市秀屿区老乡詹国团所开。有着“中国民营医疗第一人”头衔的詹国团,一度是颇有争议的“莆田游医”代表人物。
  阮军此行的主要目的之一是招商引资。在莆田市,“民资回归工程”是政府推行超过6年的一个重大工程,吸引莆田籍人士的民间医疗资本回乡投资是该工程的一个重要部分。
  在全国各地,完成资本积累,已经或者正在进行蜕变的民营医疗资本,由于拥有“办医经验”开始受到一些地方政府,以及风投机构的追逐。昔日的游医资本,如今开始悄然走俏。
  地方大员接踵而来
  “就在这几个月时间内,我们接待的地方政府官员就有十多位,尤其以地级市的政府官员居多。”新安国际医院副院长王兵华对《了望东方周刊》说,“我们的接待任务还是很重的。”王兵华是詹国团的堂妹夫,平时代替出资人行使职责。
  在新加坡打理其他生意的詹国团没能迎接莆田老家来的这位副市长,当天负责接待任务的是莆田市卫生局原局长、浙江新安国际医院现任院长黄加庆。
  “黄院长和我们老板有着十多年的交情。”王兵华告诉记者。2009年2月4日提前退休的黄加庆,离开莆田市卫生局之后很快就加入詹国团麾下。
  在黄加庆的芥蛙下,阮军对医院的设计、设备和医疗服务赞不绝口。除此之外,更受前来考察的地方大员看重的还是大笔的医疗投资。
  面对这些地方大员们,詹国团团队开出了投资办医的三个基本条件:医保等政策支持、足够的土地以备后续发展、纳入当地政府区域医疗规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20

帖子

7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0
 楼主| 发表于 2014-6-4 19: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地区投资环境不理想,引资政策也不合适,往往是开门迎客,关门打狗。”王兵华接着说道,“老板希望在五年之内开办三家这样的医院。他们弟兄三人一人一家。资金不存在问题,我们已经在长三角地区看了很多项目了。”
  在长三角地区,具有较大规模的民营医院大部分是由当地大企业投资的,詹家兄弟属于“空降兵”。与詹国团熟络的那些莆田游医们,虽然早已经进入长三角地区,但为数众多的还是“短、频、快”的诊所、门诊部等。
  “这边的保障政策相对较健全,政府工做人员的思想较为解放。”王兵华表示,“老板的第二家医院极有可能再次选定在长三角地区。”
  扑朔迷离的项目
  若果真如此,阮军就要有些许忐忑不安了——在莆田市已经完成征地工做的新安国际医院项目或许存在变数。
  据莆田市市委机关报的报道,做为妈祖城配套项目之一的“新安国际医院”,2009年初已经完成征地工做,项目征地补偿表已完成公示,正着手730余万补偿款的发放工做。
  报道显示,该项目的投资方也为“新加坡国际医疗产业管理集团”。项目总投资2.9亿元,拟建设成一家1500张床位的大型综合现代化三级甲等医院。该项目规划用地260亩,比浙江新安国际医院还要大。
  另外,在2008年、2009年连续两年的莆田市政府工做报告中也都提及“新安国际医院”。但是,王兵华并没有向记者提及此项目。
  为了吸引莆田游医资本回归,近年来莆田市用力不少。相继有秀屿医疗器械药品展销馆以及几个医疗器械、生物医药的企业落地。做为秀屿区工商业联合会(商会)会长的詹阳斌也是一个被吸引回乡投资的医疗资本。2007年詹阳斌投资3000万元,在东庄镇征地20亩建立医疗器械厂。
  去年9月,莆田市政府与惠好(香港)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正式签署投资协议,惠好(香港)医药集团计划投资35亿规划建设海峡中药材商贸城,借助莆田系民间医疗投资企业遍布全国的优势,带动莆田形成药材、医疗器械的产销基地。
  惠好(香港)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翁国亮,同时也是专注于医疗产业投资和医院管理的香港上市公司华夏医疗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会主席。翁国亮本人也是莆田在外办医老乡之一,华夏医疗的发展自始至终与其在内地投资办医密不可分。
  每年春节,在全国各地“搞医院”的老板们纷纷返乡,全国各地的医疗器械厂家和药厂都会蜂拥而至。一些展销活动甚至成为民营医疗投资者集中的莆田秀屿区每年春节的一大特色。
  圈地疑虑
  在国外经营5年的詹国团,2003年怀着复杂的心情返回国内。他看中了长三角,继而又惊喜地看中了处在快速建设期的嘉兴市秀洲新区,并开始与政府接触。
  “我们医院占地200亩,地价是17万元每亩,现在看来这个价格的确比较便宜,”王兵华对本刊记者表示,“不可否认,当初政府方面的确有人担心我们是来圈地的。”
  年4月份浙江新安国际医院正式营业的时候,詹国团在接受嘉兴媒体采访时表示:“2003年,我觉得有两个生意可以做,一是做房地产,二是办医院。我有办医院的经验,在与家人商量之后我选择了投资医院。”
  这句话,45岁的詹国团说得比较隐晦,着实谦虚了一回。
  虽然医院筹备建设时间历时5年,但在这5年里秀洲新区的土地价格飙升了十几倍。
  “老板在国外投资房地产、股票都比较成功。”王兵华透露,“只是当时在国内做房地产需要关系,相比而言老板做医院更有经验。”
  年正处在秀洲新区建设的关键节点,伴随着秀洲新区建城进程的加快,数十家房地产开发商纷纷抢滩秀洲新区,住宅和商业的快速兴起。但是新区规划的医院、学校等配套设施却迟迟未见投资。
  “这家医院是秀洲新区规划的唯一一家三级医院,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政府都希望我们能成功。”王兵华指着医院旁边一所学校对记者表示,“建设那所学校,政府大概花了1.5亿,建好援后交给一个民营机构在办。我们医院没有让政府花任何钱,还引进人才,解决了很多就业。”
  据嘉兴市卫生局局长严吉丹芥蛙,当初政府部门也对这位莆田老板产生过担心。
  在考察了他在国内其他地方投资的一些医疗机构之后,嘉兴市政府设置了投资门槛来规避风险:至少投资2亿,医院建设面积4万平米。这两个指标门槛詹国团都超过了。医院一期就已经累计投资5亿多元,建设面积9万平米,床位600张。
  新算盘
  詹国团如此大手笔的投资,让仍然坚守定势思维的詹国营、詹国连等疑惑不解。
  “他的两个弟弟曾经对这个项目分歧很大,”王兵华透露,“主要分歧在于,担心长线投资风险过大。有这么多的资金,为什么不去做那些时间短、见效快的项目?”
  包括詹国营、詹国连在内的莆田民间医疗投资人,经过近十年的时间已经摸索出一条道理:国内医疗市场的风险不是市场风险,而是政策风险。再加上资金实力等客观原因,莆田籍医疗人士多数选择“搞短频快的医疗门诊部、专科”。
  这种分歧来源于认识的差异。最终“出去见了世面”且有炒股经验的詹国团说服了家里的兄弟一起做大项目。股市上很多股票的动辄数十倍的市盈率让詹国团怦然心动。
  “医院走上正轨之后,再进行包装上市,资产就会以几何级数增长。”王兵华透露,“现在就已经有很多风险投资机构来找我们谈合做。”
  这一想法,对于刚开业不到一年的浙江新安国际医院来说稍显遥远。目前,医院日均毛收入十多万,为此詹国团每月要向医院的账户上打进500万元来填补亏空。
  “做到现金流平衡是我们目前最大的压力,开业第一年我们大概要填补6500万。”王兵华接着又信心满满地表示,“年毛收入达到1亿就能做到现金流平衡,1.2亿~1.5亿就达到盈亏平衡。在开业2周年的时候,我想就能达到现金流平衡的目标。”
  与詹国团不谋而合,想在资本市场玩一把的莆田老乡不在少数,只是囿于现实的资金实力,仍处在酝酿阶段。其中大多数采取投资专科医院,以连锁化发展增强实力的路子。近几年来,这样的连锁专科医院也是国内外风险投资机构追逐的目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8

帖子

10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0
发表于 2014-7-20 08: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要成沉淀, 要有定力,一个人

定力不够会浮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1 izmds.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已备案)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驻马店社区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